裕民坊的平民阅书坊﹕凌记书店

     

店舖﹕凌记书店

地址﹕观塘辅仁街89号正门

开业日期﹕1966年

        1965年以前,香港只有大会堂一个公共图书馆。当时为应付公众对阅读的需求,各区不同的民办书店应运而生。这些书店主要提供各类漫画及小说,并以大众化的价钱向街坊提供借阅服务。位于观塘裕民坊的凌记书店,于1966年成立。这裏的设备虽不及现代的公共图书馆,没冷气之余亦不设雅座。可是凌记每天仍人头涌涌,相信在一众街坊的眼中,旧式书店依然具有独特的魅力。

    

 凌记的招牌。

书店于1966年的租约手稿。

        环观凌记,这裏的佔地面积不算多,然而负责人懂得善用空间,以最少的地方存放最多的书籍,使书店能容下过万本小说。细看书架上琳瑯满目的书,全都来自台湾。问到老闆陈伯为何选择只出租纯文字的小说,而不考虑受年青人欢迎的漫画时,陈伯解释道﹕「漫画书少字多图,对学生学习中文冇帮助。台湾小说全部都係字,有助增加读者既中文水平。」陈伯做生意之余亦顾及公众的利益,这种精神的确难能可贵。早年陈伯更会亲自远赴台湾「为读者找好书」,但近年因为行动不便,才转为透过代理添置新书。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辅仁大厦的大堂也满布小说﹗

       为方便上班族于返工前借阅,陈伯每日于凌晨时分,风雨不改地把各个书架搬至辅仁大厦地下的长巷。陈伯开舖后便回家休息,而书店的日常事务则由其子陈立民打理。陈生为人坦诚,对外来人不太抗拒。还记得初次到访凌记,陈生看见我在拍摄书店时,不但没有阻止我,还对我说﹕「随便影,香港已经得返好少旧式书店。」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陈伯闲时也会到店舖帮手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跟陈生闲聊,得知昔日凌记在红磡及湾仔等地亦有分店。可惜各区的租金飊升,现只剩下裕民坊的「祖店」。今天即使百物腾贵,读者在凌记借一本书,只需缴交三十元按金及九元租金便可,价钱相当平民化。

「我买一本书大家都可以睇,街坊唔洗出钱买书又可以睇,咁至係双赢嘛﹗」陈生自豪地说。

「小说成八﹑九十蚊一本,你唔怕啲客唔还书?」我好奇地问。

「我地做生意讲个信字。如果个客借咗啲书好耐先还,最多叫佢下次唔好咁迟。」

或许就是凌记对读者无条件的信任,使两者紧扣在一起吧?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书友们均落足眼力找寻好书呢﹗

      受裕民坊重建影响,凌记自然不能倖免。然而,书店在搬迁一事上却与市建局存在分岐﹕「我唔係要市建局赔偿几千万,我只希望可以原区安置,等书店可以继续营运。」陈生自言不反对政府重建裕民坊,但他与街坊建立了多年的感情,不想因重建而失去。「好多老友搬到去西贡﹑西环,放假都专程返嚟借书同倾偈。」由于观塘区的租金太贵,赔偿又不足以支持书店继续在同区营运。假如最后未能与市建局达成共识,凌记很可能踏上结业之路,从此街坊便会少了一个聚脚点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陈生每天也会跟熟客们谈天,从中了解他们的近况。

       认识陈生差不多一年,我确实感受到老店的人情味。每次经过凌记,不论拍摄与否,陈生都会问我﹕「你食咗饭未?一齐食个tea 啦﹗唔好同我客气﹗」他总会在我回答之前,就先行致电叫外卖了。吃着陈生递给我的蛋挞,总让我感受到香港旧日浓厚的人情味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陈氏父子于凌记的合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