业者.巷仔内/OTT与有线电视业者在台颳起的一阵旋风生

     
OTT业者服务可借由相当多元的硬体搭配软体来呈现,除了节目频道外还能选看租赁电影。画面为Apple TV系统示意图。   图/记者刘士成摄

OTT 是「over-the-top」的缩写,通常是指内容或服务建构在基础电信服务之上,而不需要另外透过网路营运商,这边我们所讨论的是指提供网路影音服务的业者。

台湾OTT市场越来越盛行,对于消费者来说绝对是一大好事,因为提供了更多元的收视与付费选择。根据资策会的调查,台湾有高达九成的人,喜欢用手机看影片,因此有越来越多业者,竞逐抢食这块大饼。就连苹果也刚宣布将提供影视订阅服务,未来整合iTunes与Apple TV目前的服务,提供各种类型影片节目,甚至苹果原生的电影或电视剧。

台湾目前本土OTT业者已超过15家,包含电信业者、新型态的线上影音平台业者、网路公司、传统电视台等。而OTT产业价值链的地位,将取决于客户群,数据价值与内容来源等三个面向。
▲OTT业者的电视盒的系统画面;可以播放相当多种的电视节目。(图/OVO提供)

OTT的出现让有线电视业者的经营看似产生危机,但对于需要重度仰赖网路速度的OTT服务来说,也不至于让有线电视会面临到存亡问题,毕竟各有各的优势。

根据 NCC 最新发布的 2018 第四季有线电视订户数统计,全台第四台用户数为 507.7万 万户,一年之间减少了 147,873 用户,换算年产值流失超过 8 亿元台币以上,相当的高。
▲有线电视剪线潮持续加温,根据 NCC 最新有线电视订户数统计,去年第四季相较前年第四季再掉了 14.78 万用户!(图/NCC)
▲107年第四季全台有线电视订户佔有率与铺设数位机上盒普及率。(图/翻摄NCC网站)

再者包括中嘉、凯擘等大型有线电视多系统经营管理业者(MSO),早已发展多频收看服务与多系统经营模式。这些有线电视业一当与OTT业者合作,除了不必担心被取代,更可达到双赢的局面。

例如由OTT提供差异化的内容,而有线系统则提供稳定且早已布置的网路线路,互补创造双赢局面绝非不可能。

有线电视业者在地化深耕的优势,是OTT业者无法在短时间取代的。像是中嘉集团,这些年来多举办活动来拉拢新旧收视户,也积极推展在地新闻频道,也算是另类的电视媒体。

除此之外,中嘉集团也积极与当地相关政府机构合办活动,例如捐发票换电影卷或有价商品,抑或是免费电影欣赏等等。
▲中嘉集团拥有百万有线电视用户,为台湾地区有线电视多系统经营者,近年来致力转型但仍不敌OTT的洪流而逐年丧失收视户。(图/翻摄中嘉网站)

OTT业者的低月租费获利着实不高,主要是靠广告效益来支撑;而有线电视业者的建置与维护成本高,看似高的月租费加上越来越少的收视户,将来经营也确实更加困难。

因此OTT业者也不是躺着赚,而是积极推出更吸引人的月费等服务方案,让收视服务种类增加,让消费者自行决定要选择那种适合自己的订阅方案。而有线电视业者则是设法提供有线频道节目以外的服务,例如租单一影片或是包月收看影片。

OTT服务需要网路频宽来协助;面对 4K 影片的趋势,网路速度的需求只会有增无减,这时或许就是有线电视业者与OTT业者携手合作的契机。

不过对于大陆OTT的来势汹汹(包括腾讯、优酷),台湾影视与 OTT 产业恐将面临更大的挑战;政府至今未有对应法规,NCC只表示OTT属新兴产业,NCC以不禁止为原则,让产业自由发展。但若能让境外业者有条件来台落地接受管束,保护台湾业者不会遭受不公平竞争,这样方能达到共创更多元的网路影音服务机会。

过去盗版横行可说是对OTT与有线电视业者相当大的冲击,好在过去一年中,政府跟 OTT 协会协会成员在打击盗版上有了丰硕的成果。据悉截至 2018 年 11 月 27 日为止,就撤销或废止 23 款不符规定的机上盒产品。而这样的动作,也让像是MOD等OTT业者的订阅户大增,特别是在有国际运动赛事时期。
▲线上影音平台可以藉由App提供行动影音播放的便利性,图为透过Sony Xperia 10 Plus 播放16:9电影的画面。(图/记者刘士成摄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