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上7点,我在京都饭店房间的床上或沙发上,读着《Meets》

     

晚上7点,我在京都饭店房间的床上或沙发上,读着《Meets》

除了带团或出差之类按表操课的行程之外,我个人的旅行常常是,刻意和工作时对比般地极端随兴;但儘管随兴,却也不随便。有时傍晚在古本屋买了一堆旧书,总得先扛回房间,然后翻开在路上便利店或本屋店头购入的在地吃喝玩乐誌新刊,找一家当地人常去或推荐的食肆,吃一顿好晚餐。

如上述的《Meets》以关西地区为主,当然它也可能是《先斗町川床特集》或《男人的京都》之类,或者换个时空,在不同的国度或城市,读着《Time Out》;甚至先前在路边随手拿到的,晚餐之后的夜生活免费誌。相信我,我吃过最好的店,都是这幺随兴找来的。所谓最好,不见得最贵或最美味,但总有特色。

好比说木屋町三条附近,唯一残存的幕末藩士之家,现已改成一小餐馆,粗茶淡饭,连店招都无,但气氛无敌;当初同样是在杂誌上看到,抬头看看,七点一刻。正好将书页折角,穿上外套,前往拜访。所谓知行合一,说的不就是这幺一回事了幺。

►►►你我的阅读日常,也是特别的阅读日常,赶快参加,这份美好值得更多人知道!